“带着你们的狗滚出儿童乐园”——一小区发生人狗大战

 龙8国际唯一登录地址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8-29 15:41:09

  “带着你们的狗滚出儿童乐园”——一小区发生人狗大战“我们知道就是你们这些人打的狗,今天就明确告诉你们,我们交了物业费,儿童乐园就能来。”

  “不让狗狗玩,我们以后就不交物业费。今天谁打的狗,跑不掉的,等我们查了监控,有他好看的。”

  业主们也不甘示弱:“没错,我们不光要用弹弓打的狗,明天起还要在小区里到处投放火腿肠,毒死你们的狗。”

  “早就看你们这些养狗的不顺眼了,好好的小区被你们这些养狗的糟蹋成什么样子了?到处狗屎狗尿。连儿童乐园都不放过,连孩子都不放过。”

  “你们尽管去看监控,明确告诉你们,弹弓是隔着小区栅栏打的,你们查不到。”

  一个年轻的业主大声呵斥道:“要我说,咱们业主就要人人配弹弓,看到谁在小区里遛狗,就用弹弓打。看谁还敢养狗遛狗。反正弹弓打了也不知道谁打的。”

  养狗的业主被大家气的不行,但是也没办法,他们也知道,如果小区里人人投放火腿肠,人人弹弓打狗,他们的狗狗真不敢出门了。

  听过来规劝的保安说,这些养狗的长期占据儿童乐园遛狗,本来是孩子玩的滑梯等等玩具被狗糟蹋的一塌糊涂,沙坑也成了狗的厕所。

  矛盾爆发点是,昨天中午一位单亲妈妈带着孩子在儿童乐园拍皮球,被一条大狗撞了。

  为管住狗患,全国多地制定了“史上最严养狗令”,实施效果却堪忧。记者了解到,养狗问题困扰基层管理部门的难点有三。

  其一,基数大、取证难、执法难导致管理成本高。刘高林说,一般来说,城市越大,养犬群体就会越多,犬只管理就越难,“像佛山有800多万人,如果只有1%的人养狗,也有8万多只,规范管理实非易事”。

 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治安大队民警罗雄军说,有时候处理一单涉犬警情都要两三个警力花费一个月时间,最常见的犬吠扰民一项,就给基层执法人员带来很大困扰。“养犬管理只是我一部分工作,却占据了我大部分精力,基本每天都有警情。”他说。

  其二,有法难依导致法律威慑力不足。不少地方法规虽有明文规定,处罚主要以口头警告、限期整改的教育为主,罚款、没收等方式较少。基层民警反映,处罚或者没收在现实中阻力也大,如果警情不严重,警方也担心因执法激化矛盾,所以很难强硬执法,只能更多靠宣传、教育。

  其三,市民文明养犬意识待增强。当前舆论反映较大的问题集中在市民文明养犬的意识不强,犬只登记、续期率有待提升。刘高林在立法调研中发现,虽然全国越来越多城市出台了关于养犬的地方法规,但犬只的登记率不高。

  治犬重在治人。刘高林说:“过去的思维是管狗,但真正要管的不是狗而是人,要让养犬人履行看管好犬只的义务。”受访人士建议,应严格执行相关法律制度,辅以精细化的管理措施和普法宣传,把养狗人的责任义务压实压紧,让“狗可以养,但责必须担”像“饮酒不开车”一样,成为一种文明风尚和行为自觉。

  “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,颁布了实施不了,就形同虚设。”刘高林建议,要严格执法,提升犬主违规成本,树立法律权威,“在警告范畴内的就警告,如果达到相当危害,要公正严格执法”。

  一些受访人士表示,狗患需要部门共治,要推进养犬日常管理、治安处罚、普法宣传协同发力。“犬只管理单靠公安或城管一家肯定是不行的,需要多部门加强合作。”罗雄军说,城管可承担犬只日常管理,涉犬警情由公安负责,日常宣传需要街道、社区给予支持,来逐步提升市民文明意识。

  此外,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一些地方政府也积极给养犬爱好者找出路、做服务,逐步引导其走上规范化道路。如广州优化“广州养犬服务通”微信小程序,方便养犬市民足不出户就可完成登记和续期手续;深圳开辟宠物角,爱犬人士可以去那里遛狗、交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