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六岁男童被恶狗撕咬身亡父母要求狗主人赔偿80万法院判了

 龙8国际唯一登录地址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8-30 04:38:31

  安徽六岁男童被恶狗撕咬身亡父母要求狗主人赔偿80万法院判了狗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,不仅有着可爱的外表,而且大部分狗狗对人都十分温顺,因此对于许多家庭而言,都把自家幼崽和小狗一起养大,孩子和狗狗之间往往能建立起很好的友谊。要是家长想要打小孩的话,狗狗甚至都会用身子挡着,反过来宝宝也是。

  可是就像所有的人不一定都是好人一样,狗狗中也有不喜欢和人亲近的,只顺从自己主人的。特别是国家明文规定的部分大型犬,对于这类强壮的狗,都需要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。可是就在2017年的安徽,发生了一起不幸的狗咬人案件。

  2017年4月16日,一个6岁大的小孩正在小区里面玩,他叫小昊,平常只要妈妈答应,都会在小区里面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。下午4点,正当小昊一个人在玩时,突然冲出来一条大型犬对小昊撕咬,造成小昊面部撕裂伤。

  小昊的妈妈直到被小区邻居通知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狗咬伤了,连忙冲下楼抱着儿子赶去医院治疗。当晚,小昊被送到当地医院进行右眼睑裂伤缝合等手术,医院表示,由于狂犬病疫苗暂时缺少,因此只能给小昊进行简单的消毒、缝合等处理,并建议小昊妈妈在24小时之内赶往其他有疫苗储备的医院进行治疗。

  4月17日上午,小昊被送往区医院接受狂犬病疫苗注射,但是在小昊出院十天后,还是出现了狂犬病症状(狂犬病如果治疗不及时,死亡率接近100%),5月22日凌晨,小昊经抢救无效离世,小昊妈妈悲痛不已。

  小昊妈妈在稳定情绪后,决定要替自己的孩子求一个公道。小昊妈妈第一件事就是要确认咬伤小昊的狗到底是哪一只。小区监控室的视频显示,咬伤小昊的狗主人为小区的李某和牟某,且小昊妈妈认为,不仅是狗主人,小区、医院均负有责任,随即将三方全部告上法院,希望法庭公正处理。

  那么要判定赔偿,必须要看被告狗主人,小区、医院有没有违法行为、过错。首先是狗主人,经过监控以及调查人员对咬伤小昊的大型犬的鉴定显示,李某和牟某所养的狗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犬类。根据《城市狗管理条例》规定,宠物狗必须依法予以登记,并且必须要注射疫苗,确保公共安全和狗主人的生命安全。

  我国共有26种犬类禁止饲养,一般来说只要是肩高超过35cm的大型犬,或极具攻击性的烈性犬就不被允许。而李某所饲养的大型犬,不仅没有按照条例处理,而且还是国家禁养的攻击性的烈性犬。

  另外,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二百四十六条规定,违反管理规定,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,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;但是,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造成的,可以减轻责任。宠物狗不栓绳,任意放出来溜的,早就被列入近年更新的《民法典》修正案中,综上,狗主人李某、牟某就算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也是违法的。

  那么小区有没有违法行为呢?我们暂时先不谈法律,小区业主住在小区之中,支付相应的费用应该得到小区的完善服务,这是最基本的做生意的道理。小昊是业主的子女,且活动范围就在小区内,小区应当对其安全负责或者设立明确的、显眼的警示性标志,可是小区都没有做。

  根据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规定,宾馆、商场、银行、车站、机场、体育场馆、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、公共场所的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

  小区作为物业的经营方,负有对小区内消费者的安全保障义务。而小昊被狗咬时,没有一个安保人员上前阻拦、救治,事后也是靠邻居通知小昊妈妈才清楚了小昊的情况,小区没有尽到安全义务,属违法行为,应当予以赔偿。

  不仅仅是针对小昊和小昊妈妈,对于狗主人李某和牟某,小区应当予以劝阻。李某、牟某在小区内饲养国家规定的非法犬,即便小区与李某等人之间没有合同关系,作为公民和合法企业,也应当及时劝阻,必要时候可以向公安机关举报处理。

  医院负有对病人的医疗义务和救助义务。当小昊妈妈将小昊送过去之后,医院虽然没有疫苗,但是小昊不同于成年人,其免疫机制相较成年人而言是比较脆弱的,虽然被狗咬伤后在24小时之内注射疫苗就没问题,但是对于小昊这样的6岁儿童,医院应尽快予以救治,并安排相关人员运送狂犬病疫苗。

  根据《民法典》第一千二百二十二条规定,医院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、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的,混着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的,医疗机构有过错。因此,小昊妈妈去的第一家医院应当负有赔偿责任。

  狗主人、小区、医院三者不同程度的原因导致了小昊死亡,因果关系成立。三方应当负有赔偿责任。最后,经芜湖中院判定,小昊妈妈索赔80万元的诉求合法合理,一审判决李某、牟某承担35% 的责任,应给付赔偿款273102元,住宅物业承担20% 的责任,应给付赔偿款156058元;医院则承担45% 的最高责任,应给付赔偿款351131元。

  安全始终是生活的红线,无论小昊妈妈还是被告三方都应时刻谨记安全这一准则,小昊年仅6岁就这样离去,这是谁都无法接受的悲痛事实,因此,“防患于未然”这句话太过重要,往往就是一个个家庭的幸福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